【中港夫妻爭層樓】堅稱港夫隱瞞性障礙 內地妻:佢騙婚想分我層樓(足本版)

中港婚姻,往往因為男女價值觀不同,所以不能走下去。
內地嫁來港的阿秀(45歲),與首任港人丈夫育有一女,一家三口住在觀塘公屋單位。很不幸,丈夫03年病逝。阿秀便出來做修甲工作養育女兒,其後更在紅磡開了一間美甲店。

09年,阿秀在網上認識做服務性行業的阿超(50歲),兩人很快拍起拖來,「一起返教會,跟女兒一起返同一間教會。」
其後,阿秀想到自己有50多萬儲蓄,為了改善生活和希望女兒以後多點保障,便計劃將公屋單位換購居屋,她看中了同區一個居屋單位,實用面積600多呎,有三個睡房,樓價165萬,她說男友阿超堅持要替她付24萬的首期,「他一直說送給我,幫我付24萬首期,是他主動說送給我的。當時什麼條件都沒有,他沒有提出任何條件。」

[adinserter block=”1″]

但當時跟阿超未結婚,為何接受他的厚禮呢?「有人送錢給你,難道不接受嗎。」所以,這個居屋單位,只寫阿秀一個人名字。

拍拖一年多後,兩人在10年12月結婚。但結婚後,阿秀說發現他並不「正常」,「我首任丈夫死了這麼久,我都守寡這麼久,以為終於結婚有老公,不用守寡,豈料激死我,原來他有性障礙的。」她說有嘗試過行房,但都不是正常的性生活,「他是有射精,但是沒有勃起。」阿秀說她曾兩次懷孕,但都是不夠一個月便小產,「醫生說他的精子有問題。」

其後,他們去了家計會求助,「醫生給了他口服藥,以及噴下體的噴劑,兩樣做齊都是沒有效。而且他去了兩次之後就不去,說不好意思。」阿秀說,開始對這段婚姻感到絕望。

阿秀稱,婚前不知他有性障礙,「他一直說自己是基督徒,只限於拖手,有時我採取主動時,他就說不可以,我們是基督徒,不可以做這事情,就算我要求,他都會拒絕,一直推搪,所以是沒有婚前性行為。」

另外,阿秀又指阿超性格古怪,根本難以一起生活,「他不是粗言穢語、打人那一種,是精神折磨,每一天都不讓你開心,我不知怎樣形容,總之就是你做什麼他都會逆你意,不會順著你的意思,做什麼都會阻止你。」阿秀又說,多次吩咐對方,不用替她的女兒洗內衣褲,因女兒已不是小孩,「但他偏不聽,令我的女兒很不舒服。」

因沒有正常夫妻生活,加上跟阿超生活不協調,阿秀稱自己出現抑鬱,更患上類風濕關節炎,嚴重影響生活和工作,「2011年11月,我跟他正式分房睡。」她不滿對方刻意隱瞞自己有性障礙,好像有目的地騙她結婚,「如果他有透露有性障礙,我一定不會跟他結婚,因為我都守寡了這麼多年,我以為嫁了老公,我是正常女人,我不是性無能,不是性冷感,我為什麼要嫁老公,我自己賺得到錢,又有鋪頭,兩母女生活無憂,又有錢買樓,我為什麼要嫁這個男人。」

[adinserter block=”1″]

她又說,阿超之前都有一段婚姻,都是因為婚後才被發現有性障礙,所以才離婚。

12年開始,阿秀說已想跟阿超離婚,但因為身邊好友和教會相勸,所以一拖再拖。到了15年,她覺得不能再拖下去,正式申請離婚。

15年尾,法庭批出暫准離婚書,但至今他們仍住在一起,原來因為兩人正為這個居屋物業爭拗。在屋契上沒有名的阿超,認為自己一直有幫手供樓,應該有一半業權,正等候法庭分配財產。

阿秀對此大為不滿,「這層樓寫我的名字,我一個月供樓大約一萬元,結婚後他給九千元家用,當時說是他的食住費用。所以那九千元,是他自己的費用,不關供樓事,所以我很不氣忿,我為何要分半層樓給他。」

今個月,法庭會頒布財產如何分配,阿秀很擔心物業的一半業權會歸阿超,「現在如果判一半業權給他,我又沒有現金給他,我又要再重新供樓,或者每個月給他錢,我那有錢給他。」

離了婚,但卻要共住一屋,阿秀說很不方便,「很多地方不方便,我女兒已經十多歲,還在讀書,他她出出入入都給個男人望著,洗完澡出來又給人眼望望,女兒說很不舒服,這是其一;其次兩母女睡覺時,擔心睡到半夜被人斬死,我女兒擔心到現在有抑鬱。」

[adinserter block=”1″]

本刊找到阿超,他亦有自己的說法。

阿超肯定說,這個單位自己有一半業權,「我只是想要回這間屋,因為我有負責供款,所以要回二分一業權。」

他又說,自從結婚後,自己的收入完全奉獻家庭,「我的月薪大概一萬五千元,給了九千元家用,再繳付差餉和管理費,每個月大概花一萬一千至一萬二千元。每個月都花光,偶爾還要問她借數百元過活,但一出糧就會立即還給她。」

他認為,每個月給她的九千元,當然是用來供樓,「婚後供樓要九千多元,當初我們傾好,供樓、雜費全部由我負責,其他煮飯、買餸(和雜費)就由她負責。」他又批評阿秀擅於心計,「我以前給九千元是用自動轉賬,後來她說你用自動轉賬,一定是你母親和家人教的,準備將來離婚時作為證據,我就說下次給她現金啦。」

之後,他否認自己有性障礙,亦沒有騙婚,「她說自己抑鬱嘛,因為我性無能嘛,我知道她一定這樣說,我們以前一直都在這間房睡,同居的時候如果我性無能,她怎會兩次懷孕。同居時試過一次,結婚後試過一次」

他強調,家計會的報告說他沒有問題,更說是阿秀拒絕跟他一起去教會的夫妻輔導活動,「後來她就借意,說自己皮膚痕癢、抑鬱,以及我的鼻鼾聲很大,要求分房睡,看看皮膚會否沒這麼癢,之後她就搬了去隔鄰房間,當然沒問題啦,我要求夫妻關係,她又拒絕,叫我去召妓。」

15年離婚時,該單位扣除貸款後,約值250萬,即每人可獲125萬,他們曾協議調解,「當時經過調解員協調之後,最終我願意只分取78萬,當時大家簽了調解約,送交法庭,在法庭逐項條款核對,去到78萬這項,她說不同意,說當初因為迷惘才簽,這78萬應該要扣除我的飯錢,又要扣除其他雜項。」阿超覺得對方欺人太甚。

另外,阿超承認之前曾結婚,但並不是如阿秀所說,因為他有性障礙而離婚,「係因為對方要去外國,同其他私人理由,我絕對冇呃因結婚。」

他慨嘆,中港婚姻真的存在很多問題, 「拍拖好了,不要跟內地女子結婚,她們的確係很懂得氹人,氹你的時候,就說你是宇宙最強。」

律師黃汝仲表示,一對夫婦離婚,家庭財產多數會平均分配,「如果他們結婚,

這個物業即使他沒有名,或者男士的退休金,女士沒有名,或者男士有個銀行戶口,不是聯名的,或者女士有些私己錢,首先要看這些是否家庭財產,如果是,當然大家都有權分,不是一定要聯名物業,才有權分。」

黃表示,法庭的起步點,公平分配就應該一人一半「當然,如果有些有力的合理原因,法庭當然可以調整,應該男士多些,或者女士多點,應該七三還是六四,法庭亦都可以這樣判,如果,沒任何原因,公平分配財產就是一人一半。」
Source: Nextplus

You May Also Like

Comment

Khu Đô Thị Hưng Hoà TNR Đồng Văn