【渣男狂毆女友】打爆眼用車撞咬甩塊肉 港女被賤男友連番虐打(足本版)

30歲的阿儀,這一年來,多次被男朋友虐打,滿身傷痕。阿儀任職收銀員,男友是裝修工人,兩人拍拖三年,並且住在一起。她說,男友之前十分正常,但去年尾開始,變得性格暴躁,多次虐打她。最近一次,是上月22日。

當天早上,阿儀起床時,不小心吵醒了他,他便大發雷霆,把東西掃落地上,「首先用拳頭,一拳打落我隻眼,之後我踎低按住隻眼說很痛,他再用腳踢我。」阿儀當時害怕得哭起來,但男友還是繼續踢她,雙手多處紅腫了,「痛呀,當場已經很痛,給他打完立即瘀了,隻眼也即時腫了起來。」阿儀之後立即離開,「難道還留在家給他打?」她說有報警,「警察說很難處理,始終都沒有第三者在場,口同鼻拗。」

[adinserter block=”1″]


阿儀的右眼,被男友打成紅腫一片,張開也有困難。


阿儀的手被男友踢到佈滿瘀傷。
之後,她去看醫生,「醫生說爆了些少血管,因為側邊紅色位置腫了,到夜晚整個眼部紅腫,下午都沒有這麼嚴重,只是眼角紅色位置腫了,之後愈夜愈嚴重。」幸好,她沒有腦震盪,否則就要入院留醫。由於滿身傷痕,之後幾天她也不能上班。

而較早前,男友已兩次襲擊她。去年尾,兩人在私家車上爭吵,阿儀下車後,男友竟然用車撞她,「他是輕微的撞我,不是踩著油門那一種,但我隻腳跌落地時拗傷了。我便報警,警方有到場調查的。」阿儀最終不想把事情鬧大,所以沒有追究。

今年初,有一晚阿儀跟朋友喝完酒回家時,男友向她大發脾氣,更暴力虐打她,「他搶我的手提電話,又咬我手臂,之後推我落床,用力握著我的頸,差點便窒息。這些傷痕是他咬的,弄到現在這樣子,還有這裡,整塊肉咬甩了,很久才康復,那時還不斷流膿。」

阿儀坦言,其實每天都很害怕,擔心男友會不會又打她,「好像第二次打我時,就握著我的頸,我呼吸不了。那種窒息的感覺很恐怖,覺得自己會否就快死。」男友頭兩次打她,家人並不知情,只是朋友知道,都有勸阿儀離開他,但她覺得還喜歡他,所以沒有分手,「可能還有愛,很愚蠢。」

這次再被打,阿儀徹底心死了,「這次傷勢最嚴重,所以我決定離開他,已經忍夠,不會再跟他在一起。」她發訊息跟他說分手,對方之後竟然封鎖她,「賤男,不要得,人品都不好,試問會打女人的會有多好?」

這件事,令她蒙上陰影,「身心受創,很怕將來的男友會不會又打我,所以暫時都不會拍拖,真的驚了。」

其實,香港虐打配偶或伴侶的情況頗為嚴重,今年頭6個月,社署已接獲1446宗被伴侶虐打的求助個案。

[adinserter block=”1″]

註冊社工、香港婦女中心協會服務督導莊子慧表示,她們也有處理被配偶虐打的個案,「有些是推撞形式,可能推她落梳化床或地上,又或者真的掌摑啦,再差的就真是用武器,藤條、衣架,或者櫈子,這些都有試過的,當然再嚴重的就真是使用利刀。」

莊又說,其實精神虐待的情況也很嚴重,「我哋有啲個案係唔俾佢出街啦,唔俾個婦女出街啦,或者出街嘅時候就真係問長問短,不停打電話追住,問佢去邊呀,又或者有啲試過經濟封鎖,又或者有啲嚴重啲嘅,我哋有個案試過,真係攞啲刀擺喺度,佢又冇做啲咩嘅,就咁擺喺度,又或者喺度揮嚟揮去呀,呢啲始終都未去到真正嘅身體傷害,但都係一個幾嚴重嘅精神威脅,或者一啲虐待嘅情況囉。」

當婦女不幸被虐打時,莊說受害人要先確保自己和子女的人身安全,「例如屋企如果有小朋友就要更加留意,那一刻一是離開,一是找個安全地方躲起來。之後真的要報警。」

如果被虐者仍擔心對方會進一步傷害她時,她們鼓勵她要先離開,「離開的意思可能是去親友家中,如果沒有親友住在附近,就真的要先入住庇護中心,起碼大家都可以有一個冷靜期,慢慢考慮大家是否繼續在一起。」

莊又希望,政府能夠增加庇護中心宿位,因為現在庇護中心宿位使用率十分高,很多被虐的婦女,就算想離開配偶,但因為無法解決居住問題,只好仍然繼續和虐打她們的丈夫住在一起,過著擔驚受怕的日子。
Source : Nextplus

You May Also Like

Comment

Khu Đô Thị Hưng Hoà TNR Đồng Văn